• logo
瓯网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温州新闻

日本皇家珍藏的明代善本——姜立纲手抄本《孟子》

2020/06/07 07:36 来源: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:单晖 浏览:2298

姜立纲手抄本《孟子》。
日本东京天皇私家藏书机构——宫内厅书陵部。 孙孺 摄
清代光绪年间温州姜氏宗谱上的姜立纲画像。

孙孺

日本文化与中国文化有着深厚渊源,明治维新之前,日本汉学者通常学习中国语言典籍,以《论语》《孟子》《昭明文选》《白氏长庆集》等作为范本教材。

在日本东京市中心皇宫内天守阁遗迹旁,有一座拥有1300余年历史的特殊图书馆。它是天皇私家藏书机构,全称为宫内厅书陵部。书陵部不仅收藏了日本皇族资料、皇室制度史料、公文书,而且还藏有不少汉籍的唐写本、元抄本、明抄本等。在数量可观的善本古籍中,藏有2册4卷明代温州姜立纲手抄本《孟子》,为西泠印社版《姜立纲书法集》未收。

去年,受研究姜立纲的龙湾学者陈佐及姜氏后人姜洪委托,我在书陵部与姜立纲《孟子》相遇,并一睹其“芳容”。

姜立纲,瑞安府德政乡东溪(今温州市龙湾区海城街道)人,自幼天资聪颖、七岁时能书,招为翰林院秀才,天顺七年授中书舍人,为内阁制敕房书办,弘治时升太仆寺少卿,是成化、弘治时著名的宫廷书家,精善楷书,书法被称为“国朝第一”。明代何乔遴《名山藏·艺妙记》:“姜立纲书体,自成一家,宫殿碑额多出其笔。日本国门高十三丈,遣使求匾,立纲为书之,其国人每自夸曰:此中国惠我至宝也。”

在日本阅览各类图书资料还是方便的,但到书陵部阅览书籍需事前预约。我在半个月之前递交了申请,收到许可通知书之后方可前往,对方回信中还附上阅览者的注意事项,其中一条,如遇上雨天、高湿度的天气,将无法阅览贵重图书。于是,我在去书陵部的前几天,还特地查看了天气预报。进入预览室前,工作人员再三确认手是否已经洗净,防止手上会分泌油脂汗液,在翻书过程中形成指纹印痕。

摆在我面前的姜立纲书写真迹《孟子》为残本,计4卷,分别是《孟子》卷一之四、卷五之八、卷九之十一 、卷十二之十四,尺寸大得出乎我意料,竟宽30厘米左右,高40厘米左右。从这开本和封面纸的质感判断,此《孟子》装帧形式与朝鲜本类似。

朝鲜本又称高丽本,是古代朝鲜刊印制作的汉籍装订样式。在东亚汉字文化圈,朝鲜本与中国线装本、日本和装本各有独特的特征。朝鲜本一般开本较大,装订使用颜色较深,高丽纸皮作为封面(中国刊本为薄纸,和装本虽为楮纸较厚,但也比高丽纸薄),因此同样一册,朝鲜本往往比中国和日本刊本重了许多。朝鲜本所装订孔有五眼甚至七眼(中国线装本、和装本为四眼),朝鲜本装订使用的线带为一根粗线,单股(中国线装本、和装本一般都用双股细线)。

此卷《孟子》卷首上钤“秘阁图书之章”,下钤“帝室图书之章”,篆文朱印。“秘阁图书之章”为明治后旧红叶山文库本新钤之印。红叶山文库即江户幕府于江户城内所设专属将军家的图书馆。庆长七年(1602),德川家康于江户城本丸内富士见之地设立文库。宽永十六年(1639)七月,藏书转移至西之丸红叶山新造之书库。该书库在江户时代似有别名“枫山文库”,但官方径呼“御文库”,亦不用藏书印,设御书物奉行,即图书管理者。明治维新后,为太政官文库、内阁文库等机构接管,如今大部分书籍由国立公文书馆内阁文库管理。明治二十四年(1891),宫内厅书陵部亦接管其中一部分,即所谓秘阁本。御文库收书方针以汉籍为中心。“帝室图书之章”为明治三十六年以后图书寮所用石印。

《孟子》每叶文字7列,每行12个字,整齐划一,一一排列,每个字约为1元(人民币)硬币大小,版框四周双边。我在这部手抄本面前足足端详了1小时许,不仅是机会难得,更因只有见到真迹,才能够直观感受姜字的笔画是一丝不苟,锋颖谨慎,全篇章法上下呼应。在日本皇宫图书机构目睹温州人真迹,让我激动不已。

在《孟子》残本的卷尾,留有明代王世贞的题跋。王世贞,明代文学家、史学家。王世贞的题跋中,开门见山对姜立纲的字评价是“圆熟端劲、妙不可言”。王世贞初见此字时,以为是明代大书家沈度所书,之后在波磔处察觉到沈度所没有的锋芒,确信此书乃姜立纲所笔。瑞安博物馆所藏《李太白梦游天姥吟》的书风也接近沈度,但用笔比沈度豪放舒展。可见王世贞当时所判断是正确的。

题跋中还提到,当时在明朝获得像《孟子》《中庸》《大学》善本实属不易,何况姜立纲手抄《孟子》品相精好,更是难上加难。此卷原由张幼于所藏,王世贞鉴定后,也认为此字为姜立纲真迹,弥足珍贵。

一般认为,古代中国书籍有两条途径东渡日本。一条是由朝鲜半岛,以朝鲜本传入日本。另外一条是中日海上贸易进入日本。

江户时代,中国商船载着大量货物在长崎港进行商业贸易,其中各种书法字帖经中日海上贸易传入日本,再版重印。1804年编撰的《商舶载来书目》中,就列出了1737年姜立纲法书1部1帖。在日本的姜立纲《千字文》的版本就多达4个:如元文三年京都永田长兵卫据明弘治元年永嘉姜氏书本重刊阴刻本,贞享元年洛下永田调兵卫刊本,延享四年大坂田原平兵卫刻拓本,皇都书林文台屋治郎兵卫刊本。日本享保二十年所刊的《中书楷决》更成为日本国民学习中国书法的基础技法教材。

中日两国的文化交流,不仅历史悠久,而且形式独特。姜立纲手写本《孟子》是中国书写、日本皇家收藏,这条中日“书籍之路”是东亚文化交流的重要模式。

相关新闻

  • 声明: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Copyright © 2009 - 2013 wzrb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[2001]19号 浙ICP备09100296号

地址: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:0577-88096870 0577-88096580

正规赌场21点游戏规则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今天! 内蒙古11选5走势 秒速赛车pk10历史记录 多乐彩11选5走势图 黑龙江36选7 1分快3大小技巧规律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走势图 股票基本交易规则 山西11选5任二遗漏 时时彩计划app苹果版 登陆pc蛋蛋 排列五近50期号 陕西11选五高遗漏 福彩陕西快乐10分走势图 幸运飞艇愽彩平台出租 福彩新快三开奖结果